“减负”实施多年效果难尽人意 怎么减仍需要探索


昨天,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实施义务教育阶段减轻学校负担活动的通知》,要求各级教育部门在4月1日至5月10日期间开展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负担的自查工作,并在5月15日前向教育部报告自查结果。

伴随着公告,昨天上午,教育部为“万里减负之旅”组织了新闻发布会和规划会议。然而,家长和记者的高度关注将现场变成了“如何有效减轻儿童负担”的讨论会议。多年来,减轻负担不是一个新话题。然而,经过多年的实施,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应该“减少”什么来减轻负担?“减轻负担”怎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呢?

问题1:为什么老师、学生和家长不购买各地为减轻负担而采取的实际措施?

新学期伊始,北京、青岛、厦门等地的许多教育部门都出台了减轻负担的措施。为了具有可操作性,北京市教委对减负指标进行了量化和细化。例如,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没有家庭作业,每天不超过6节课,在校不超过6小时,初中不超过7节课,在校不超过8小时。

然而,在简报会上,一名记者还是忍不住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记者:现在有一项关于减轻负担的规定。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减负时间不超过6小时,学校下午3点结束。你说学校的设施太好了,我们不能使用。我们被赶出去,被迫带着孩子出去。事实上,这并不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给他们增加更多的麻烦。

教育部第一基础教育司司长王鼎华表示理解,强调以人为本。

王鼎华:如果你不顾父母的强烈要求,在下午3点或4点把你的孩子赶出学校,我不认为这是以人为本的。实践主要是规定在此之后不能进行纪律培训。过多的机械重复和重复训练、体育和艺术活动、兴趣小组活动以及使学生能够参与生动活泼活动的活动不包括在内。

问题2:应该“减少”和“增加”什么来减轻负担?

年轻母亲担心的是:他们如何才能为孩子“减轻负担”?其他孩子在入学时坚持不上课可行吗?

父母:我不能说我打算学数学还是英语,但他不能。当我上四年级的时候,我将无法应付,我将不得不选择一所学校。如果你的孩子根本没有学习的基础,你将无法赶上。如果你不赶上,你会特别沮丧。我接受教育,但是当我的孩子选择学校时,他们被拒之门外。

如果社会上流传的“牛童”仍然是“学生恶霸”和“试炼神”,父母和孩子的负担如何减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了关键:

熊丙奇:学生的真正负担来自精神的负担。如果给学生的主题是做一个小的主题研究,他需要花更长的时间自己去创造、研究和思考这个主题,但是他感到有兴趣。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打破我们的继续教育体系。

问题3:如果教育制度不改革,我们的“减负”还会是口号吗?

会上许多记者提到“教育评估制度的改革”。人们认为,如果“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不变,如果“德、智、体”的科学综合评价体系不建立,“减负”就不能取得实效。厦门双石中学思明分校校长黄薛斌更直言不讳:每个人最担心的是教育部门如何决定学校的教学评估,否则减轻负担将是空谈。

黄薛斌:管理部门可以肯定学校在素质教育方面做得很好,但是高中入学考试的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家长能接受吗?教育部门能欣赏吗?i

王鼎华:探索科学评价,完善评价体系。我们不仅要看毕业率,不仅要看学生的学业成绩,还要全面衡量他们的道德、智力、身体和审美素质,以及他们的发展轨迹。规范办学行为已成为普遍做法,更新教育观念和营造良好氛围的主题可以成为长期的自觉行动。

事实上,全国各地已经为教育改革和减轻学生负担进行了一些成功的探索。早在28年前,沈阳铁路第五小学就提出要提高课堂效率,在课堂上消化知识,而不是课后“加班”。28年来,他们没有给学生布置家庭作业。

虽然没有作业要做,但是学生们不能自由回家。这所学校提供科技制作、泥塑、乒乓球、花式篮球、单簧管、围棋等课程。学校鼓励学生在业余时间发展他们的爱好。每个学期,学生都会收到一本笔记本,里面有十多本由老师和家长共同列出的童话和科普书籍。学生们会如实记录他们感兴趣的知识、阅读时的想法以及对书籍的评价。

尽管处于初始阶段,学校也面临着质疑。然而,五条铁路的实际成就消除了人们的疑虑。根据所有中学的总体评价,铁路第五小学的学生活泼、语言表达能力强、学习能力突出。这所学校的学生甚至成为中学之间竞争的对象。然而,铁路第五小学的学生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所有的初中都有很多作业,他们刚进入初中时还不习惯。毕竟,教育改革远远不足以在个别学校进行试点。这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