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原校长直陈高校患“狂躁病” 呼吁高校体系改革


“大学生病了。这是什么病?我觉得自己一直患有躁狂疾病,我非常激动,无法控制自己。”武汉大学前校长、着名教育改革家刘道玉27日在深圳表示。在《深圳特区日报》主办的“全国教育与大学改革”论坛上,刘道玉与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和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陈平原就大学面临的问题及其解决办法进行了会谈。

刘道玉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当前的大学“道德滑坡、精神崩溃和学术泡沫”。“很多学者进不去长江学者,所以他们以名山美水的名义设立了一些学者,包括黄河学者、泰山学者、天山学者、闽江学者、赣江学者和珠江学者,多达38个名字。以名山美水命名学者改变了本质吗?不,他们仍然是原创学者。”

刘道玉还质疑近年来全国范围内大学的合并和扩张。“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高校有必要适当扩大招生,但不能以大跃进的速度扩大招生。1999年后的十年间,高校扩招的平均增长率达到20%。在教育“九五”计划中,国家设定了2010年大学毛入学率为15%的目标,实际上是在八年前,即2002年达到的。从1998年到2002年,走西方国家100年来走过的路花了4年时间。这是躁狂吗?”

刘道玉批评了学校庆祝活动的泛滥。根据他的统计,去年前五个月,全国42所大学举行了庆祝活动,从10周年到100周年。“学校每10年庆祝一次,这在世界上是闻所未闻的。每次我们庆祝周年纪念,我们必须在报纸上发表两三则公告。一些学校借钱庆祝周年纪念日。”针对高等学校的躁郁症,刘道玉建议在国务院的领导下,建立一个具有改革思想的教育改革规划和指导机构,为大学制度制定改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