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走上餐桌的外来水生动物


中国已经成为外来物种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最新统计结果,目前中国有500多种外来入侵生物,在世界上威胁最大的外来入侵生物中,中国有50多种。这些外来物种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数千亿美元,它们造成的生态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虽然中国对外来生物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和防治,但主要的研究对象是昆虫和植物,特别是一些与人类健康和农业生产相关的物种,如红色进口火蚁、烟粉虱、稻水象甲、桔小实蝇等。与植物和昆虫不同,防治鱼类和克氏原螯虾等水生动物的入侵存在许多困难,主要是因为:①生态学家和渔业管理者在水生动物入侵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特别是对于罗非鱼、克拉丽斯、克氏原螯虾等一些渔业支柱产业。(2)国外水生动物的具体分布和数量等信息大多来自新闻媒体,缺乏系统的调查和评价,对其危害也没有明确的定义。

餐桌上的罗非鱼、福寿螺、鲶鱼、小龙虾等美食都是外来物种,广泛分布在中国南方的主要水域。这些物种中的一些已经成为某些水系中的优势物种。调查发现,人工引入和释放是传播和传播这些外来物种的重要途径。因此,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公众意识,加强引进和培养规范,减少文化逃逸和人工释放,可以有效避免和减少外来水生生物入侵的危害,也是外来物种防控的重要手段。

本文选择了几种常见的外来水生动物物种作为繁殖物种,并介绍了它们的生态风险。

1。罗非鱼(罗非鱼,俗称“非洲鲫鱼”)原产于非洲和中东。它是一种中小型热带鱼,可以在盐水和淡水中生存。它自然分布在非洲内陆和中东大西洋沿岸的咸淡水地区。

作为养殖物种引入,是华南天然水域的常见物种,广泛分布于河流和田间沟渠中。

通过竞争替代,罗非鱼将本地鱼类排除在合适的栖息地之外,这影响了本地鱼类的生存和繁殖。

罗非鱼是杂食动物,吃大量食物,过度捕食藻类和浮游生物,导致其他鱼类食物来源减少,从而改变水生生态系统的营养关系。

捕食本地鱼类的鱼卵和幼鱼影响本地鱼类的生存和种群延续。

罗非鱼挖掘和干扰行为造成水体混浊,导致光合作用减弱,水生态系统能量来源减少。

2。斑点叉尾

斑点叉尾(同义词:斑点叉尾、美洲叉尾)

原产于北美。它于1984年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惴悍植加谥泄戏剑⑾钟诠愣”苯臀鹘?

与当地鲶鱼物种竞争,排挤它们的生态位;捕食小鱼。

3。克拉丽斯拉泽拉(别名:埃及鲶鱼、埃及鲶鱼)。非洲尼罗河流域的起源。它于1981年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目前,它已经分布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华南地区。

南方鲇生长速度快,食欲大,饮食杂食性,捕食力强。一旦进入养殖水域,它会对整个水域的鱼类产生毁灭性的影响,从而导致渔业的减少甚至灭绝。在我国许多地方,有报道称鲶鱼进入水产养殖水域,导致养殖鱼类产量减少。

在自然水域捕食其他物种导致其他物种数量减少,并影响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

挤占当地底层鱼类的生态位,影响其他物种的生存和繁殖。

4。大口鲈鱼

鲈鱼。起源于美国。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它分布在中国南方的许多省市。

掠夺性是字符串

福寿螺。不同名称:金蜗牛、苹果蜗牛、大瓶蜗牛、早产蜗牛),起源于南美洲亚马逊盆地。它于1981年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福寿螺经过30多年的繁殖,现已入侵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常见于稻田、运河、池塘等地。

吃庄稼直接危及农业生产。

携带寄生虫危害人类和动物健康。

通过竞争,它排斥本地蜗牛,捕食其他水生生物,威胁生态系统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8。牛蛙

牛蛙(牛蛙,同义词:美国牛蛙,洪亮蛙,食用蛙)。

原产于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夏威夷除外)。它于1959年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除西藏、海南、香港和澳门外,北京以南所有地区(包括台湾)都有繁殖地。浙江、四川、云南等地已经建立了自然种群。

先于本地两栖动物,排挤和占领它们的栖息地,导致本地物种减少甚至灭绝。携带人畜共患致病菌O1稻叶型霍乱弧菌的非流行菌株。

9。克氏原螯虾(Procambarusclarkii)

Procambarus clarkii(不同名称:红色小龙虾、淡水小龙虾)。产地:中美洲、南美洲和墨西哥东北部。它于1929年作为育种品种引进中国。它现在分布在新疆、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河南、河北、天津、北京、辽宁、山东、江苏、上海、安徽、浙江、江西、湖南、湖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广东、广西、福建和台湾。

通过捕食、竞争和疾病传播,破坏水生生态环境,减少被入侵地区的生物多样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