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2019 Q2财报:Apollo比Waymo更有“钱景”


中东时间

Tech Self Media/Tuyao。8月19日,百度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务数据显示,百度2019年Q2总收入为263.26亿元,同比增长1.36%。净利润为24.12亿元。收益表现超出华尔街预期,令百度当日上涨7.78%,同时在交易结束后保持飙升势头,表明资本市场普遍认为百度目前处于低估值区间。

至于百度的自驾业务,它在资本市场占据着重要的想象空间,我们对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了解相对较少。事实上,百度阿波罗在商业化方面也取得了快速发展。如果自动驾驶仪在产品的技术层面上是AlphabetWaymo和百度Apollo,它们是不平等的。在商业化方面,虽然瓦伊莫迈出了第一步,但现在看来百度阿波罗在商业化的类型、可行性和市场想象方面都比字母表瓦伊莫(Alphabet Waymo)要好。

就百度阿波罗而言,如果百度阿波罗被视为自动驾驶行业的老虎,那么商业化的加速无疑会给百度阿波罗“添上翅膀”。地球恶魔(Earth demon)认为,不久之后,资本市场将重新审视百度自驾业务的价值,并对百度股价做出积极回应。

商业化:瓦莫第一,百度阿波罗第二。

客观地说,瓦伊莫在商业化方面比百度阿波罗起步早一点,但TMT行业往往从开始,可能不会提前到达。目前,瓦莫的商业化主要集中在无人驾驶出租车的运营上,这有些单调。相比之下,百度阿波罗在商业化方面要全面得多。如果粗略分类,可以发现百度阿波罗现在至少有六种商业化模式,或六个进一步探索的方向。

首先,汽车联网的商业化。

在车辆联网方面,小型车载操作系统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的领导者。迄今为止,小型车载操作系统已经与60多个汽车品牌建立了商业合作,上市车型超过300种,并达成了合作意向。明年及以后上市的车型总数将达到500多种。

在汽车制造商中,福特在中国的大多数新车都配备了基于操作系统的小型车载汽车网络产品。8月16日,长安福特发布的三款新车型都配备了SYNC Zhixing信息娱乐系统,这是一款由福特和百度联合打造,结合百度核心人工智能技术的新型车载信息娱乐系统。除了福特,吉利等国内汽车巨头也开始在汽车联网等领域与百度阿波罗积极合作。随着越来越多型号的出现,这也意味着阿波罗汽车联网的商业能力和利润潜力。

也许正是基于这一背景,盖世汽车研究所发布的《BAT车联网竞争力分析专题报告》预测,2020年小型车载操作系统将达到100万以上的承载能力,在最佳可得技术中超过50%的承载份额,所占比例最高。你知道,汽车网络是自动驾驶的“深水炸弹”(Depth Charge),利用汽车网络意味着在自动驾驶的主战场战争中,你将获得重要的主动权。

第二,自主停车的商业化。

自动停车被李彦宏认为是自动驾驶的“最后一公里”。自动停车的智能着陆程度将直接影响自动驾驶能否“完美收场”。在自主停车方面,百度阿波罗现在拥有代客停车软硬一体化自主停车量产解决方案。

该计划得到了马薇、比亚迪、长城、力帆、江淮汽车、gofun Travel、熊猫旅游、易趣等公司的高度认可,并达成了合作。以马薇为例。百度阿波罗自主停车场(AVP)的交付预计将于2019年底或2020年初在马薇的新车上进行。届时,威尔玛的新用户将能够提前享受自主停车的便利、快捷和新奇。

第三,与汽车制造商的合作。

如今,世界上大多数主流汽车制造商都以不同的方式和层次与百度阿波罗合作,其中金龙汽车是最典型的代表之一。阿波罗曾经是世界上第一辆L4级大规模生产的自驾车公共汽车。根据阿波罗的说法

本周,第二代阿波罗将“守护”知识博览会重庆李佳知识体验园,承担园区内接送游客等任务。与第一代版本相比,阿波罗二号配备HW3.1自动驾驶系统,并升级了高性能英特尔E5和8核处理器等配置。它具有更强的计算能力,使大脑在面对各种应用和工作负载时能够实现更高的效率。此外,更高性能的稳压模板使电源能够轻松应对寒冷和潮湿等恶劣环境,并保持稳定的耐用性。随着第二代阿波罗的出现,我们可以看到,阿波罗在不断扩大生态圈范围的同时,也在不断培养合作的深度,不断改善产品体验,加快商业发展。

第四,是自动出租车操作。

不久前,由百度阿波罗和中国一汽红旗联合打造的首款量产L4级自主出租车机器人axi-红旗E在长沙正式亮相并测试。这不仅意味着长沙居民有望在年底前率先体验中国第一批无人驾驶出租车提供的无人驾驶旅游服务,也意味着瓦伊莫有一些商业模式,百度阿波罗很快就会有一个,而百度有一些瓦伊莫没有。

第五,与政府的合作。

百度阿波罗现已在北京、上海、熊安新区、重庆、福州、长沙、保定、芜湖等许多城市和地区获得了100多份测试许可证。与此同时,它还在汽车联网、自动驾驶、车路协调、智能城市等各个层面与这些地方开展合作。在普通人眼里,政府就是政府,但不把政府视为“顾客”。事实上,在自动驾驶、智能城市、人工智能等领域,政府往往是最大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政策角度来看,都是一样的。

当然,通过与百度阿波罗的合作,地方政府也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例如,通过与百度阿波罗的合作,保定市在早晚高峰时段将城市居民的通勤延误时间减少了20%~30%,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第六,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本身的商业化。

百度阿波罗企业(Baidu Apollo Enterprise),以前版本的百度阿波罗企业,曾经吸引了大量汽车制造商的注意和认可。在今年的百度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发布了百度阿波罗5.0,其中包括两大升级:阿波罗开放平台和阿波罗企业版。在阿波罗企业版(Apollo Enterprise Edition)中,新引入了两种大规模生产解决方案,机器人轴无人驾驶出租车和智能信息控制。此外,三个主要功能,即无人驾驶小型公共汽车、自主停车和小型车载操作系统,也已升级。相信随着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不断升级和迭代,它们在汽车制造商心中的权重将会越来越高。

自动驾驶回归商业本质,为什么商业领袖落到百度阿波罗头上?

就无人驾驶的商业化而言,世界主要看瓦伊莫和阿波罗,瓦伊莫先来,百度阿波罗后来。结果,无人驾驶商业化的全球领导者似乎落在了百度阿波罗身上。所以问题出现了。百度阿波罗是什么?在恶魔的眼中,有四个主要原因:“首先,自动驾驶是TMT行业中最高、最前沿的领域,需要充分的技术能力。TMT行业几乎没有任何细分,像自动驾驶一样,涉及互联网、汽车、人工智能、通信、物联网、智能硬件、高精度地图、云计算、边缘计算、共享汽车等诸多行业。在这样的背景下,制造商本身需要具备全堆叠技术能力的TMT行业,以使制造商上游和下游的相关产业链。

其次,任何自动驾驶仪制造商都不能独自完成。它需要整合整个行业的能力。如上所述,自动驾驶是几十个行业的交汇点。基于这一现实,单靠任何一家制造商的能力都不可能达到成功的另一面。韦莫和阿波罗都应该得到支持

第三,自动驾驶需要两条腿:产品、解决方案和商业化。或许受西方“证明思维”的影响,Alphabet在自动驾驶方面已经走了十多年的“证明与证明”之路,即在确认商业道路上的一个环节后,将会进行另一个环节,如设计和开发产品模型、产品、解决方案、商业化等。这种道路的优点是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但缺点是显而易见的,即一直用一条腿走路会浪费很多时间,失去宝贵的机会之窗。

与字母表不同,百度可能在东方思想的影响下选择了“平衡思维”。一开始是两条腿走路,一边是种产品、解决方案和商业化。换句话说,虽然百度阿波罗(Baidu Apollo)进入自动驾驶的时间比Alphabet短,但几乎从进入的第一天起,它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实现产品的商业登陆。

最后,是自动驾驶行业的示范效应和头雁效应的双重叠加。所谓的演示效果包括许多方面。例如,北京和上海等超级城市选择与百度阿波罗合作,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更多城市选择百度阿波罗进行合作。例如,戴姆勒、宝马、福特、捷豹路虎、现代、一汽、吉利、金龙、比亚迪、BAIC、奇瑞等汽车制造商。所有人都选择了百度阿波罗,这自然会导致更多其他汽车制造商效仿。

和所谓的“头鹅效应”意味着尽管自动驾驶仪不能赢得一切,但它是一个由2B和2B2C主导的重工业。由于人类生活和巨额投资等因素,企业在选择自动驾驶仪合作伙伴时会非常谨慎。在大多数情况下,“选择行业领先的”自动驾驶仪制造商是降低访问风险的最佳方式之一。

决定自动驾驶未来方向的四大力量、技术、政策、商业化和基础设施

虽然据说全球自动驾驶行业目前被韦莫和百度阿波罗(Baidu Apollo)的二元对立所主导,但认为自动驾驶模式已经设定无疑是机械教条。有四个主要因素决定了自动驾驶行业的未来方向。

一个是技术因素。自主驾驶技术的发展速度实际上远远超出了每个人的想象。几年前,无人驾驶在中国还只是一个新概念和新产业,但几年后的今天,在许多工业园区、开放园区、公园等,各种百度阿波罗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屡见不鲜。

以百度阿波罗为例。仅在百度2019年Q2财务报告期间,百度阿波罗就发布了极其强大的百度阿波罗5.0版本,重点是升级十七大的能力,使开发者能够在30分钟内通过云完成汽车的动态校准,这在一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在路测方面,百度阿波罗目前拥有300多辆测试车,L4级自驾路测里程超过200万公里,测试已在13个城市进行,新增专利438项。《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2018年度工作报告》年,百度阿波罗(Baidu Apollo)占据了北京总里程的91%,也是唯一一家实现全路场景覆盖的制造商。

除了阿波罗二号(APOLON II)和L4乘用车前装载生产线的登陆外,不难发现百度阿波罗现在已经实现了从产品和解决方案的迭代优化,到大规模测试,到前装载生产线,再到自驾汽车的登陆操作的产业链覆盖。

其次,这是一个政策因素。行业背后的政策对行业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自动驾驶也是如此。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开放,自主驾驶等新兴产业的政策也是以开放、鼓励和促进的产业政策为基础的。

近年来,中国在国家、省、部级出台了一系列好政策,如《中国制造2025》、《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发展路线图》、《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国家车联网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智能网联汽车)》、《北京市关于加快推进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等。这些政策要么直接与自动驾驶高度相关,要么与自动驾驶密不可分。

当然,这些政策大多侧重于在自驾初期促进工业发展。如果谈到真正的道路,国家可能会谨慎,但长沙已经为整个国家开了一个好头。

第三,这是一个商业因素。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6.3%,比去年同期低0.5个百分点。当前的经济低迷和互联网行业的严冬,使得自动驾驶行业不仅关注“诗意与距离”,还需要关注“当下”。商业化的程度将直接影响汽车驾驶行业中各种制造商的生存和发展。

第四,是基本的路况和配套设备。如果全国乃至汽车制造商所在的省、自治区、城市的基本路况、道路配套设施等基础设施长期落后于汽车行业的发展,无法快速跟上,将影响汽车驾驶的落地和迭代,尤其是汽车与道路的协调。相反,如果基础设施相当完备,甚至具有良好的信息、数字和智能性能,那么它就能有效地促进自动驾驶行业的加速发展。5G的到来还将为自动驾驶带来更加完整和高效的基础设施环境。

在基础设施方面,随着中国在基础设施水平上开始走在世界前列,全国都在积极投资基础设施,中国汽车制造商在这方面与外国制造商相比不会有任何劣势,甚至一些省、自治区、直辖市也仍然有一定优势。

结论:

当谷歌的搜索框第一次出现时,许多人嘲笑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谷歌计划如何用一条小纸条赚钱?”20多年后,2019年第二季度,谷歌的广告总收入达到326亿美元,其中20年前广受质疑的搜索框“小条”贡献了很大一部分收入。

就像20多年前的搜索框一样,有些人对自动驾驶行业的商业化犹豫、怀疑甚至看不起。面对这种现象,地球恶魔想说,对于自动驾驶,当有人怀疑这项技术能否支持时,瓦伊莫或百度阿波罗告诉怀疑者,这项技术没有问题。然而,当有人怀疑自动驾驶是否真的有信心和勇气时,韦莫和百度阿波罗的自动驾驶汽车一次又一次上路了。现在这些怀疑者开始将他们的“怀疑”转移到自主驾驶的商业化上。为此,我们可能有信心说“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过去,我们可以知道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