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大省放大招:这14城或全部落户“零门槛”


重物!另一个要扩大的大省:这14个城市还是全部落户“零门槛”!

山东宣布将全面取消对300万以下常住人口城市的定居限制,放宽300万至500万常住人口大城市的定居条件,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这意味着,除济南和青岛之外,山东所有其他城市都将被设定在“零门槛”。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陈洁

山东,一个人口众多的省份,宣布将完全取消对居住人口少于300万的城市的城市定居限制。

这条消息是在1月9日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宣布的。会议建议完全取消对300万以下城市居民定居的限制,放宽300万至500万以上城市居民定居的条件,全面实行居住证制度。

根据《2018年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7年,中国城市地区有27个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山东省只有济南和青岛。这意味着,除了这两个城市之外,山东其余14个城市都将落户“零门槛”(莱芜将于2019年并入济南)。

此外,2017年青岛城市常住人口将达到445.8万。2017年济南城市常住人口将达到404万(不包括莱芜人口)。这意味着这两个城市也可能进一步放宽定居条件。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陌生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对记者说:

“山东的发展一直相对平等。山东是一个主要的经济省,但它缺乏一个在全省和全国都有发言权的主要中心城市。这一次山东对国家政策作出了如此积极的回应,并发布了放宽定居限制的政策。它的目标肯定是加强中心城市,把优势资源集中在优势地区。”

山东,一个人口众多的省份,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放宽定居政策。山东一直计划逐步取消对城市定居的限制。

2018年5月,山东宣布:

取消对省级高层次人才及其父母、配偶和子女共同生活的限制。取消对大学毕业生和各类具有职称和技能水平的人才的就业期限、社会保障期限、单位性质和居住限制;新老动能转换重点项目急需人才直接落户,需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证明。

在2019年初召开的山东省住房和城市建设工作会议上:

山东宣布加快农业转移人口的城市化进程,全面解除对城市定居的限制。全省常住人口和登记人口的城镇化率分别达到62%和51.5%左右。

2019年7月,山东省城镇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

建议青岛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大对中心城区农业转移人口的安置力度,全面取消对重点人群安置的限制。完善城市社区集体家庭制度,为有合法稳定工作、无固定住所的居民及时提供便利。落实地方政府主要职责,全面放开城镇和中小城市建设限制。

2020年,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进一步提出:

努力推进城乡深度融合,进一步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全面取消300万以下城市居民定居限制,放宽300万至500万以下城市居民定居条件,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建立健全城乡一体化发展体系和政策体系。

山东是一个人口众多的省份,2018年总人口超过1亿。山东有16个直辖市

此外,解除山东省居住限制的目的之一是提高登记人口的城镇化率。据报道,山东省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与常住人口相差约10个百分点。如果近千万农业移民落户城镇,未来的建设投资和消费需求将有很大的潜力。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2018年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作者明路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和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之间的差异实际上是当地常住人口中在当地生活和工作但仍然没有当地户籍的比例。

他指出,一些调查显示,非登记人口的消费低于登记人口的消费:

“今后,如果要提高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就应该给予常住流动人口以登记居住的地位,并使其城市化,这符合城市化发展的规律,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流动人口,也有大量的人没有当地的登记居住。”

潘和林还认为,开放城市定居可能会加快农村人口向城市的流动,这确实会增加建设规模和消费潜力,并对城市经济产生一些积极影响。

哪些城市欢迎好的发展机会?

哪些地区可能是山东最有利的地区?

总体而言,收入较高、就业机会较多的地区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人口增长。

统计年鉴显示,山东省的总体发展相对平均。2018年,山东省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最低收入接近6万元。

其中,收入8万元以上的城市有3个:济南元、青岛元、东营元。

6.8万元至8万元,有五个城市,烟台元,淄博元,滨州元,潍坊元,日照元。

山东省这八个城市总体收入较高,很可能成为吸引更多人口流入的地区。

此外,公共服务更好的地区将吸引更多的流动人口。

根据小学数量,数据显示,2018年山东省有9674所小学,学生726万人,专职教师43万人,平均每名教师16.86名学生。然而,淄博、东营、烟台和潍坊的专职教师只有不到15名学生,这是较高的教育质量。

潘和林认为,随着山东许多城市开放人口竞争,人口可以“用脚投票”,迫使地方政府更加重视利用工业和公共服务来吸引人:

“城市人口的迁移与城市工业和公共服务有关。一个拥有良好工业和公共服务的城市将吸引更多的人。公共服务差、工业吸收能力差的城市可能面临收缩。”

孙绍舒指出济南是省会,青岛是副省级城市。不可能完全打开门来安定下来,但是可以降低安定下来的门槛。例如,大专院校可以安定下来:

”但关键在于实施。如果执行不力,没有好的政策是有用的。我们需要向Xi、成都和武汉学习。他们非常彻底地执行了这项政策。“

然而,恐怕山东未来的人口竞争不仅仅是省内城市之间的竞争,而是全国性的竞争。

明路指出,进城的农民不一定会进入当地城市,而是会选择优势发达、收入较高、就业机会较好的地方:

“中国是一个市场统一的大国,未来市场统一的程度会继续提高。包括人口流动在内的生产要素将更加自由,因此城市化绝对不是一个地方城市化的概念。”

孙绍舒指出,随着山东、河南等省提出取消和放宽对定居的限制,人口流动产生了“鲶鱼效应”,即城市真正把人视为财富而不是负担,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对山东省来说,首先要确保优势资源的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