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献辞:2020当我们终于可以平视世界,却发现了一个并不独特的我们


这位10岁的女孩说:“他们有权抗议,但是他们不应该诉诸暴力。”

2020年,我们的中国孩子开始直面世界。与他们的父母相比,没有无法消除的饥饿或历史悲伤。他们出生时不屈不挠。在他们的世界里,这种繁荣同样是自然的。

2019年,有两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令人印象深刻。一个是《我的亲爹后爸》,而几乎众所周知的是《都挺好》。这部电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我的亲爹后爸》有更强的演员阵容,其父亲甚至比张国力扮演的苏大强和演员张毅还要好。

这部声名狼藉的电视剧主要讲述了一位早年遗弃妻儿的父亲如何被大学教授儿子重新接纳的故事。

各种装腔作势的父亲用尽他所有的智慧住在他儿子和他后来的父亲居住的别墅里。这些场景经常被道德标签“生父”所合理化。

这部豆瓣3.6分的影视剧被很多人直接抛弃,被演员张毅欺骗。

张毅在《都挺好》中扮演一个不同于苏明宇的儿子。他被孝道绑架,与“世界上所有的父母”纠缠在一起。

网民评论说“这出戏真让人恶心。”

苏明宇的经历引起了无数被原籍家庭伤害的中国人的同情。

这部电视剧,也有高有低,是因为大多数人对父子俩团圆和孝顺的逻辑不满。

观众理解苏明宇对家人的自私、冷漠和无情,但他们并不满足于戏剧结尾血浓于水的事实,这毕竟是家庭的大帽子。

虽然中国社会中的大多数家庭都不能明确苏何明的界限,但中国的新一代认同这种家庭观念。

中国最亲近的亲戚开始有了边界,改善他们的相处方式是近几年的事情。

这是中国从地方亲属社会向公民社会理性转型的结果吗?也许不是,这只是回归正常逻辑。

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有一条不容易让人感到难过的主线,那就是弱化父权制的40年。如果我们把这条主线放在一百多年前的五四运动中,我们也可以找到它的起源。

中国传统文学中的父亲形象大多是高贵的,而在现代,他们大多是琐碎、尴尬和无能为力的。在

《都挺好》中,苏大强只有他父亲的名字,但没有真正的父亲。

在2019年的大屏幕上,只有父亲李静是正常人。

与1979年出生的漫画《哪吒闹海》相比,神奈川的父亲与陈堂官和李靖大不相同,李靖是一个肆无忌惮的政客,在权力和利益面前只关心诺诺,权衡利弊。他的家庭和事业都是平等的,他愿意接受天谴来保卫他的家庭。

就是鲁迅所说的“小早川怜子的真正丈夫”。

父权制的弱化并不意味着父子成为敌人。它回归正常、理性和平凡。

这不仅是血缘关系,也是你我之间的区别。它既没有道德绑架,也没有明确的利益划分。

像李静一样,他最终不能决定接受哪种命运,但他可以自由选择。

这位真正的父亲可爱又受人尊敬。像

《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电影不同于当地时代的张艺谋。为世界统一而牺牲生命的英雄是如此渺小,以至于张艺谋给了他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

《哪吒之魔童降世》是一部世俗电影。什么是世俗化?世俗化意味着回归常识。饥饿是痛苦的,而吃得饱饱的,没有节制的肠子是丑陋的。

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回归世俗化的40年。

新世纪开始后的20年是我们享受世俗化的20年,是我们进入传统奢华想象生活的20年,是五花马和千美元毛皮大衣进入普通人家庭的20年。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对现代中国的民族性格不满,鄙视我们自己的文化。从鲁迅的国民性改造到白洋与江岗文化的碰撞,再到改革开放以来倡导的四个新人,我们一直认为自己很丑。

我们从高高的中央国家坠落,憎恨自己

当我们看世界时,我们发现自私、分裂、缺乏公共道德和无视规则是当时制度的产物,也是贫穷和落后的伴随产物,而这些曾经被贴上我们民族特征的标签。

我们与世界上所有国家所追求的没有什么不同。

中国的特色和独特性是时代的产物,并将慢慢消失。

我们不是被选中的人,但我们不是被世界抛弃的人。

2020年,一个越来越接近世界主流文化和价值观的中国世界悄然来临。

理性而不失去激情,坚强而不独霸。

2020,中国律师为之奋斗了近一个世纪的民法典草案,将在今年3月的NPC和CPPCC会议上进行审议和表决。

这是一项公民法律,它定义了普通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取消了父亲的特权。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年说过:“在民法的眼里,每个人都是整个国家。”

不仅仅是每个人,每个法律实体都是整个国家。

有些人说我只看到了疯狂的发展,却没有看到进步。

这就是进步。

2020,请选择相信,相信时间,相信美丽,相信爱和善良。

也请相信你自己。回到搜狐看更多

高清成人视频|成人av在线视频|久久爱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