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户条件或全面取消或放宽 城市如何留人?


原标题:如果定居条件完全取消或放宽,如何让人们留在城市?

来源:中国金融40人论坛

12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面解除对居住人口在300万以下的城市在城市落户的限制,全面放宽居住人口在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在城市落户的条件。

事实上,这不是最新的消息。早在今年4月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发出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号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已经提出“二类大城市”应彻底取消对定居的限制。这里的“二类大城市”是一个拥有100万到300万常住人口的城市。这一次,中央政府和国务院再次强调,应该放松对这些城市定居的限制。事实上,这是上述政策的升级,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促使地方当局加紧执行。

然而,这些城市的吸引力有限,通常没有特别严格的定居限制,或者即使有限制,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定居。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在居住条件宽松之后,生存下来是关键。这背后所考察的是一个城市的综合竞争力,这与其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密切相关。户籍制度放宽后,关键是“新公民”能否平等享受教育、就业和创业、社会保险、医疗保健、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

哪些城市将被放开,哪些城市将被放松?

目前,中国根据城市居住人口的规模将城市分为五类:

1000多万个特大城市

500万至1000万个特大城市

100万至500万个特大城市

其中100万至300万个“特大城市”为“二类特大城市”。300-500万为“一类大城市”,500,000-1,000,333,354为中等城市,333,354为500,000以下的小城市,结合《意见》、中提出的定居要求,将完全解除对人口不足300万的城市居民的城市定居限制。全面放宽300万至500万常住人口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镇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特大城市奖励积分政策,精简奖励积分,确保社会保险缴费年限和居住年限占主体比例。

哪些城市与之完全对应?根据住房和建设部发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全国78个城市的城市人口已经达到或超过百万大关。

三大城市:上海、北京和深圳;

七大城市:广州、重庆、天津、成都、南京、武汉、杭州;11

一类大城市:Xi、沈阳、长沙、哈尔滨、苏州、昆明、郑州、济南、青岛、大连、长春;

二类大城市:太原、石家庄、南昌、汕头、南宁、福州、无锡、合肥、乌鲁木齐、东莞、贵阳、洛阳、徐州、厦门、唐山、宁波、邯郸、兰州、临沂、淄博、常州、温州、烟台、保定、济宁、包头、呼和浩特、佛山、鞍山、淮安、抚顺、潍坊、吉林、柳州、南阳、西宁、赣州、盐城、大同、泸州、南通、衡阳、大庆、株洲、银川、襄阳、惠州、齐齐哈尔、海口、扬州、淮南、芜湖、遵义、自贡、泉州、绍兴、南充。

由此可见,上述政策更像是为三、四线城市量身定做的。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通过整合点吸引高端人才,限制低端移民。然而,以深圳和广州为例,由于其经济活力高、城市容量大,人口不断流入。对于重庆、天津、成都、南京、武汉、杭州、Xi、沈阳、长沙、哈尔滨、苏州、昆明、郑州、济南、青岛、大连、长春等热点二线大城市来说,在过去两年里,对定居的限制逐步放宽。

除上述城市外,其余城市必须完全取消对定居的限制。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城市数量已经达到672个,其中包括297个地级以上城市和375个县级城市。

从近年来看,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人口老龄化加速的背景下,一些二线、三线城市正面临人口外流。从2017年开始,一些城市开始了“抢人”的战争。从Xi到武汉,从厦门到天津,“人力资源大战”在2018年5月天津启动“海河蔡颖”行动计划时达到高潮,一夜之间吸引了30多万人。

从易居研究所的研究报告可以看出,Xi已经成为“反人民战争”的冠军。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户籍人口分别增长了9.8%和9%,成为拥有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接下来是厦门和武汉。此外,在杭州、南京、成都、合肥、郑州和长沙等一些热门二线城市,户籍人口在过去两年也迅速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实施了新的人才政策和降低了居住门槛。

但是“抢劫人民的战争”还远未结束。今年,Xi、南京、杭州、宁波、青岛等城市再次降低了人才落户门槛。仅在去年12月,武汉、沈阳和郑州三个城市就出台了降低定居门槛的政策。

以广东省为单位,人口最多的广东省在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排行榜上仍居首位。去年年底,广东省常住人口增长177万人,净流入84.24万人。浙江紧随其后。虽然绝对人口增长率不到广东省的一半,但人口增长率相当,广东为1.59%,浙江为1.41%。第三名是安徽,人口68.8万。

在这些经济发展相对较好的城市面前,很难确定在放宽定居限制后,会有多少人被吸引到这些“二类大城市”定居。

然而,专家认为这释放了一个信号,即放宽户籍制度,允许人才更好地流动,促进人才的合理分配。特别是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下,减少劳动力流动的障碍,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也有利于缓解当前的结构性就业矛盾。

放宽居住限制对房地产市场有利吗?

居住政策的放宽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注册人口的城市化。上述政策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到2020年实现1亿人在城镇落户的目标。安顿下来后,“新公民”面临的第一个要求是“生活”。因此,在引入这一观点后,有人质疑房地产市场是否会再次繁荣。

放宽对定居点政策的限制似乎在已经降温的房地产市场上打开了一个洞。特别是,一些地方在放宽户籍限制的同时,也把房地产作为吸引人才落户的一个因素。

以Xi安为例。2017年3月,Xi出台了“最宽松”的定居政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Xi市七次上调和调整了人才引进和安置政策。人口流入的爆发带来了大量的购买需求。Xi新建商品房价格连续39个月和41个月上涨。

yi ju研究所智库中心研究主任严跃进认为,这一政策的出发点是促进人口流动,但客观上也将释放新的购房需求,这将有助于减轻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压力,并对2020年的房地产市场活动产生积极影响。

易居研究院《中国百城盘点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三类城市(一、二、三、四线)和100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总存量分别为2799万平方米、1万平方米和1万平方米,环比增速分别为3.7%、3.1%和0.3%,同比增速分别为3.2%、6.0%。

从三类城市的数据可以看出,三类城市已经进入逐年增加库存的渠道。其中,一线城市

该政策发布后,12月26日,房地产板块的许多股票都上涨了。光大房地产分析师何绵南认为,在短期内,放松结算限制和引进人才将有助于提振市场人气。与“逐城政策”的合理引导需求相重叠,预计2020年调控周期较长的二线城市销售面积将同比增长10%,明显优于全国房地产市场。从中长期来看,二线城市是中国新型城市化都市圈/城市群发展的重要方向。未来,在人口、资本、土地、工业等因素的支持下,城市的基本前景将是好的,住房需求将得到有力支持。

在未来十年左右,二线城市的人口规模将从几百万增长到一千万,这将是一个高概率事件。随着2034线沿线城市定居政策的放宽,未来人口流动将更加自由,到2020年城市化水平预计将达到60%左右。

在提高城市化率的同时,对于世界各地的地方政府来说,他们应该做好对定居人口的社会保障和住房等措施的支持。《意见》还明确要求: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应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如教育、就业和创业、社会保险、医疗保健、住房保障等。在“抢人”之后,如何“留住人”是一个城市发展中应该更多考虑的问题。户口簿只是一张纸,但它背后的一切都是“让人活下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