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为什么觉得美国担忧失去优势是多虑了?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Original Title:NACAI快速评论:为什么任郑飞认为美国对失去优势的担忧被高估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在达沃斯参加答问会时,就中美人工智能竞争问题表示,两国可能都不了解人工智能。如果他们想从事人工智能,两国应该增加对基础教育和基础研究的投资。

他认为目前中国的教育仍然沿着工业社会的教育道路前进。教育系统主要以培养工程师为中心,所以人工智能在中国发展不快。任进一步强调,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等。它需要大量的超级计算机、超连接和超级计算机。中国仍然是一个科技刚刚起步的国家,所以我认为美国太担心了。

正如任所说,人工智能时代所需的人才与传统工业社会和互联网时代完全不同。目前,中国在硬件领域投资很多。目前,人工智能领域普遍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型,其中一些已经得到应用。然而,基础设施建设和数据积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广泛应用。这意味着中国培养相关人才的时间窗口较短。

不久前,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也称为“强基础计划”),宣布从2020年开始实施。在初始阶段,将选择一些“一流大学”来建设大学进行试点项目,主要选择那些有兴趣为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服务、综合素质优秀或基础学科拔尖的学生。在确保公平正义的前提下,积极探索多维度评估模式,逐步建立选拔和培养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的有效机制。

这表明国家已经意识到必须培养人才来满足国家的主要战略需求。“强基础计划”突出基础学科的支撑和引领作用,重点招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哲学、古代汉语等相关专业。

事实上,由于就业困难或缺乏体面的工作,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基础学科在中国不受优秀学生的欢迎。与金融、商业和互联网领域的高薪相比,这些基础学科只能在低收入的研究机构或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因此,这些基础领域的优秀毕业生有很大一部分去了美国学习,留在美国做研究。在美国,在机构或大学从事研究工作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可以接触和跟踪学科前沿的发展。华为从事基础研究的许多科学家和研究中心大多位于欧洲,而中国工程师主要从事应用研究。

因此,目前中国需要给基础研究工作者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和更高的工资,以避免随着国民教育的加强而增加培训,同时不断失去其他国家,留住人才,提高基础研究水平,进一步培养更多的人才,形成良性循环。所谓更好的工作环境,就是要改变过去的官僚管理体制,讨论资历的评价制度,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才能,鼓励探索和进步。

目前,中国企业也在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在一些新兴行业争取技术领先。然而,中国企业更倾向于争夺人才储备,而不是培养人才。他们认为外国僧侣擅长背诵佛经。这种做法往往导致他们的企业产生的人才总是想通过跳槽获得更大的提升。另一方面,华为通过股权激励和公平奖励来激发员工的创造力,从而通过集体努力克服困难,不断取得进步。

中国的高质量发展需要更多的人才,新一轮的技术变革和产业革命需要更多的新的研究人才来匹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