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原首富与神秘“朱家军”的16亿风波


河南首富与神秘的16亿危机“朱家军”

来源:翠鸟资本

数据源:iFinD Terminal

文|翠鸟资本

你知道河南的企业圈里有一个神秘的“朱家军”吗。

朱,朱学元,朱成功,朱,朱京生.他们都是富仁药业的关键人物。上海)集团。

2019年,“老板”朱甚至登上了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他身上有很多标签:省级劳动模范、优秀民营企业家、医药上市公司领导、第四届全国乡镇企业家、河南省青年星火领袖。

朱曾被吹捧为河南首富。然而,朱和他的兄弟受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严厉处罚。过去耀眼的光环瞬间暗淡,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奇怪的“临时借款”

当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采取纪律处分时,“贾珠君”违规事件被曝光。

“朱家俊”属于上市公司富仁药业,主要从事医药制造、研发、批发和零售业务。

富仁药业将其经营模式描述如下:坚持“以药助天下,以仁惠民”的企业理念,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在经营管理方面,公司注重内部控制建设,围绕“效率”这一主题,促进经营效率的提高。

尽管如此强调内部控制,公司还是陷入了借款16亿元的漩涡。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富仁药业向控股股东富仁集团、间接控股股东富仁科技及富仁集团下属公司如松和股份、松和实业提供贷款余额16.36亿元。关联债权债务为无实际业务背景的临时贷款,构成非经营性资本占用,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0.29%。

很明显,这是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恶性事件。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处罚决定透露了更多细节:

1)非法担保,全部逾期:2018年上半年,富仁药业向控股股东富仁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宋河股份、宋河实业提供了4笔担保,共计1.4亿元,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04%,担保余额6202万元,全部逾期。

2)信息披露不真实:公司未按规定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对相关担保的审查程序,且未及时披露。宋河实业3000万元债务担保中的一笔将于2019年5月14日之前披露,其余担保将于2019年8月31日之前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此外,信息披露是不一致和不真实的。

在处罚决定中,富仁药业还涉及未按规定执行2018年度权益分配、未及时披露多宗重大诉讼、未及时披露重大到期未偿债务、限制控股股东质押、重组和认购股份等违反公众承诺的行为。

“朱”贷出“朱家”16亿元临时贷款案的核心,那笔钱去哪儿了?

富仁药业向四家关联方提供贷款:富仁集团(控股股东)、富仁科技(间接控股股东)、集团的两家子公司、松和股份、松和实业。

除了控股股东,让我们看看其他三个相关方的背景。

Eye调查显示,间接控股股东富仁科技的五大股东均为朱,朱呈功、朱京生。

上图是富仁药业的最高管理层名单。除了朱京生不在最高管理层之列,其他四位“朱氏兄弟”和富仁科技的股东完全不谋而合。

你敢透露你借给家人的所有钱吗?

准确地说,上市公司的所有资金都贷给了朱的家人,还有

可以看出,“朱家俊”在这16亿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案例中形成了一个“闭环”。

这就引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朱要瞒着世界,要“抽走”这么多的资金?

案件的更多细节未知。控股股东承诺积极与债权人沟通,通过但不限于处置相关资产、合法贷款、股权转让等方式筹集资金。偿还债务和解决诉讼。

然而,债权人和债务人不都姓朱吗?

更多谎言?

历史总是相连的。

朱来自河南省鹿邑县。他于1995年创立了富仁药业,并于2006年获得a股。当年,富仁药业实现总资产38亿元,产值27亿元,利税3.7亿元。他成为河南省最大的制药企业。

朱的个人宣传有许多荣誉称号,“第四届全国乡镇企业家”、“河南省劳动模范”、“河南省优秀人大代表”、“河南省优秀民营企业家”、“河南省青年星火领袖”、“河南首富”等等。

此外,2019年8月,朱在《福布斯》2019年亿万富豪榜上排名第2057位。

然而,河南首富也是一个着名的“守财奴”。

让我们来看看富仁药业的表现:2016年,其收入为4.96亿元,净利润为1765万元。2017年,收入飙升至58亿元,净利润为3.92亿元。2018年收入63.17亿元,净利润8.89亿元。

经营业绩如此之好,朱多年不向股东分红,时间长达20年!

在市场压力下,富仁药业在2019年宣布将支付6271.58万元现金分红,这让股东们很高兴。然而,去年7月19日,该公司突然宣布,由于资金安排,它无法按原计划支付现金股利。

然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报表上有18亿美元的资金,但到了年中,有6000万资金分配给了投资者,但被推迟了。最终,16亿临时贷款的闹剧直接爆发了。

曾经的河南首富朱做了什么?在过去美丽的收入数字背后,还有更大的谎言吗?

色悠悠影院,色久久悠悠色综合影院